第二书包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横扫!
一秒记住【第二书包www.shubaoju.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休是来杀人的,杀人,不需要讲太多的废话。

    吕凤仙和梅轻怜对视一眼,都是微微感觉有些惊讶。

    他们都算是比较了解楚休的人,自然知道现在楚休的状态有些不对,杀气太盛了。

    虽然这其中有着陆江河被重伤的原因,但不是他们看不起陆江河,陆江河在楚休心目中的位置还没那么重,起码没有重到会影响到楚休情绪的地步。

    看来这段时间,楚休身上的压力的确是太大了,大到他需要一个地方,发泄一下。

    抬头看向山巅,楚休淡淡道:“上山,灭门!”

    一瞬间,强大的杀机便冲霄而起,整个血河教,顿时阴云密布,被强大的煞气所笼罩。

    楚休闹出这么的的动静来,血河教的武者又不是瞎子聋子,他们当然感觉得到。

    等到楚休等人还没有走到半山腰时,整个血河教内的阵法便已经引动。

    “商城主,看你的了。”

    商天良点了点头,周身枯荣领域绽放,当他走入到那阵法面前时,血河教的护山大阵开始超负荷的疯狂的运转着,红的发亮,威势简直超长发挥到了极致。

    枯荣之力,这种奇妙的力量乃是商天良所独有的,关乎到时间,也关乎到阴阳变换。

    四季枯荣,任何东西都是在一个规律内才能够正常的运转,而现在商天良虽然让血河教的护山大阵爆发出了最大的威能来,但不到十息的时间,整个大阵便已经传来了一阵爆裂声,显然是已经承受不住这股强大的负荷而直接碎裂!

    “大胆!”

    山顶一队队武者奔袭而下,领头乃是一名有着天地通玄境界的中年人。

    此人名叫段凌空,乃是血河教的副教主。

    他其实并非是血河老祖的弟子,而是半路加入血河教的,但却学了血河老祖的功法。

    只不过因为他之前在江湖上便已经是成名的人物,天地通玄巅峰的强者,也是有身份的,所以并没有拜师,再加上有副教主这个位置引诱,他便带着自己的一部分弟子,投靠了血河老祖,换得了一个副教主的位置。

    “你们究竟是何人,竟然敢闯我血河教,杀我血河教之人,找死不成?”

    楚休在东域扬名之时,段凌空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闭关,所以他虽然听说过楚休的名字,但却并不认识楚休。

    然而楚休回答他的,却是一抹锋锐到了极致,好似要将整个大山都给撕裂的强大刀光!

    刀意强大到宛若撕天裂地一般,锋锐到可以斩断任何力量的地步。

    段临空周身血芒暴涨,百丈血河演化而出,拦在楚休的身前。

    血河教的功法变化虽然不如血魔神功,但像是段凌空这种修炼到了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自身早就已经不知道吸纳了多少气血入体了,此时这血河施展开来,倒也是威能不凡。

    但下一刻,楚休那将破字决刀意跟飘渺斩结合在一起的锋锐一刀便将段凌空的血河给彻底撕裂!

    仿佛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一般,刀势径直向着他斩来!

    骇然之下,段凌空手中无边的血气凝练成一柄血炼长刀,那上面的气血浓郁的简直发黑,甚至还隐隐透露出一丝强大的魔气。

    这血炼长刀迎着楚休那一刀而来,轰然一声爆响,鲜血飞洒四溅,段凌空直接承受不住那股强大的力量被轰飞,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他眼中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这是什么怪物?力量底蕴简直强悍的吓人!

    不过下一刻,他却是拼着伤势手捏印决,之前在楚休那一刀之下,碎裂成了一堆血雾的鲜血却是突兀的凝聚成了丝线,在楚休的脚下凝聚着,将他整个人给包裹在其中,犹如一个巨大的血茧一般。

    同时段凌空更是冷笑着开始发力,想要吸干楚休全身的鲜血。

    但随后他的笑容便凝固在了脸上,因为他感觉到那种血茧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气血脉动!

    血茧散去,那其中却是空无一人。

    幻术!

    段凌空悚然一惊。

    下一刻,他周围竟然出现了八个楚休的身影,同时手持魔气长弓,八支灭三连城箭燃烧着漆黑色的灭世之火已经爆射而出!

    段凌空眼中血芒暴涨,元神之力提升到了极致,但却看不透究竟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他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邪异恐怖的幻术。

    猛然间一咬牙,段凌空张开一个血色的领域,想要以领域硬撼那灭三连城箭,试探其真假。

    但等到八支箭全部进入他领域当中之后,段凌空的面色却是骤然一变。

    真的,八支箭,全部都是真的!

    八支力量强大无比,燃烧着灭世之火的长箭全部都是真的,段凌空简直不敢置信,对方的力量底蕴怎么可能如此强大?

    危急时刻,他只能在周身布下血河,然后将领域收索强行防御,那八只箭已经将他周身所有可以闪避的方位全都锁定了,根本就让他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轰然一声爆响传来,段凌空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周身漆黑色的灭世之火缠绕着他,蒸发着他那百丈血河。

    但还没等他想办法把那难缠的灭世之火给消除,楚休便一刀直接斩在地下,瞬间地动山摇,大股的刀芒从地下升腾起,将段凌空直接包裹在其中!

    七大限·灭地!

    血河寂灭,鲜血洒落。

    此时段凌空浑身上下已经全部都是鲜血,他的眼中更满是惊恐之色。

    吊打,全方位的吊打。

    在这人面前,他甚至连丝毫还手的余地都没有,直接就被吊打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这一刻的段凌空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战意,他周身血气爆发,直接便想要逃到山上。

    但这时,他耳边却是传来了一阵宛若鬼神呢喃般的细语之声,天哭血雨洒落,但他却无法从这血雨当中汲取到一丁点的力量,他只能感觉到无尽的冰寒在笼罩着他。

    虚空被撕裂,巨大的魔神巨手直接向着他落下,将其一把给捏在手中!

    “滚开!”

    段凌空怒吼一声,周身血气剧烈的燃烧着,这才终于将大悲咒所幻化出的巨手给挣脱。

    但下一刻,一个身影却是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一刀斩落,刀意锋锐,撕裂一切,他周身的血气彻地被斩开,危急时刻,他双手直接握住刀身,气血疯狂的燃烧着,但却仍旧被撕裂了双臂,身形被斩落到地下,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来。

    段凌空挣扎着从那坑洞中爬起来,但下一刻,楚休的手却已经掐在了他的脖子上,把他整个拎起来。

    段凌空骇然的发现,以往自己能够操控自如的气血如今竟然完全不听自己的命令,反而在楚休的操控当中,不断的沸腾着,集中在了他的头部。

    段凌空的面色涨的通红,他惊恐的大吼道:“饶我……”

    话还未说完,他的脑袋便已经被膨胀的气血所挤爆,宛若爆裂的西瓜一样,场面十分的血腥,让那些血河教的武者彻地崩溃了。

    实际上他们在之前就已经崩溃了。

    楚休麾下的人在楚休跟段凌空交手的时候便已经冲杀了过去。

    他们都是跟着楚休南征北战的老人了,自然是用不着指挥什么的。

    商天良领域张开,基本上就是屠杀,所有人的力量都不受自己的控制,开始疯狂的燃烧到爆裂。

    梅轻怜的红莲业火施展而出,大部分的武者甚至连她的身都近不了,便直接被心魔业火所焚尽。

    至于吕凤仙,一杆方天画戟砸落,几乎没有一合之敌。

    等到楚休把段凌空给斩杀了之后,他们也差不多把人都给清理干净了。

    商天良若有所思的看着楚休,他能够感觉出来,楚休的实力,又变强了。

    这才闭关了几个月,对于动辄以年为闭关单位的天地通玄境强者来说,这算不了什么。

    所以楚休变强的不是力量底蕴,而是对于力量的掌控力。

    天魂对楚休说的那些关于武仙境界的描述很有用,起码让楚休知道,自己的前路在哪里,他又应该在哪里下功夫。

    之前的灭三连城箭,楚休可无法做到八支箭同时用出,而现在,这可还不是他的极限。

    踏着满山的鲜血,楚休继续向着山顶行去,期间没有一名血河教的弟子敢下来的。

    等到楚休已经来到山顶,看到血河教的大殿时,一声巨响才传来。

    血河教的大殿直接崩裂,血河老祖一身血袍迎风鼓动,浑身的凶厉之气散发,越到众人面前,厉喝道:“楚休!你这是在找死!”

    其实从楚休踏入山门,斩杀那两名守山弟子的时候,血河老祖便已经感应到楚休前来了,但他却没办法出手。

    因为他正在闭关。

    之前在追杀陆江河时,血河老祖虽然没有得到血魔神功,但他却是也感应到了血魔神功的神奇之处。

    像是血河老祖这种级别的人,没有大派传承,白手起家修炼到这种境界,天赋绝对不弱。

    所以仅仅只是交手过程中感悟到的那些东西,他便已经有了一些收获,所以在回来之后,他便立刻开始闭关,将其融入到自己的武道当中。

    之前楚休上山时,他正在关键时刻,纵然他想要出手,但却也脱不开身,只得眼睁睁的感知着楚休斩杀了段凌空,此时他却恨不得要生吞了楚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