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第五百零六章 相逢(十三)
一秒记住【第二书包www.shubaoju.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啊!”

    一声惊呼,自长孙音的口中传出。闭合一处的眸子陡然睁开,面色微微泛白,身体也是一阵颤抖。这几日裴寂按兵不动,长孙音和李嫣纵然焦急也无计可施。李嫣每日依旧跑到裴寂的营帐去蹭吃蹭喝,再给嫂子带些食物回来。长孙音则在帐内每日祷告,祈求上苍护佑

    夫君平安。虽知鬼神之力未必一定能影响人间,但是除此之外,她也不知还能做些什么。身为世家女,便是做这等事也自有其风仪所在,从不曾这般失态。本来坐在一边往嘴里丢肉脯的李嫣被二嫂这番举动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一把搀住长孙音问道:“嫂嫂,

    可是哪里不舒服?”“不……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二郎……浑身是血……”长孙音嘴唇颤抖,说话也是断断续续。这位长孙家嫡女在李家颇有些名气,一举一动都有世家女风范,不管遇到何等大事

    都能做到临危不乱处变不惊,便是窦夫人私下里都曾夸奖过她有自己年轻时的风采,几曾慌乱如此?便是大闹白虎堂的时候,也不像现在这般失态。李嫣连忙用手去摸嫂子额头,又不住声地安抚道:“嫂嫂一定是太想念二郎,才有了这些念头。虽说马邑眼下兵荒马乱,可是咱们晋阳李家也不是好惹的。刘武周须不是个

    痴儿,怎敢和咱们作对?更不敢对二郎下毒手。嫂嫂好生歇着就是,千万不要胡思乱想,等会我去见裴叔,催他赶快发兵就是了。”

    长孙音却一摇头:“不……这不是我胡思乱想,而是个兆头。若是我们再这么等下去,我怕这兆头早晚变成真的!刘武周连王仁恭都敢杀,又哪会怕了咱们李家?”李嫣与家中一干兄弟姐妹亲厚程度相若,并非特意结交谁更不曾刻意疏远谁。与长孙音这位嫂嫂虽然相得,但也不至于特别亲密。之所以一路同行,便是觉得大兄这次处事不公刻意打压二郎。李嫣虽是女儿身却极有侠气,见不得别人受欺负。连李世民受欺负她都要出头,何况此时看到嫂嫂这等惶恐样子,心中更是一股无名火起,在床头

    用力一拍:

    “说来说去都怪裴叔!大人千挑万选,却选了这么个胆小鬼领兵!若不是他瞻前顾后,宋嫂早就和二郎见面了。待我去寻他说个清楚!”

    长孙音一把拉住李嫣手臂,李嫣连忙道:“嫂嫂不必拦我!裴叔就算怪罪下来,也由我一人承担,大不了就是幽闭几日,没什么大不了!”

    “你我同去!”长孙音说话间站起身形,语气斩钉截铁。

    帅帐内,裴寂眉头紧皱,侯君集摩拳擦掌,在旁不停催促。

    “恶虎口杀声震天,我等不能在此坐视不动。求长史下令,某愿领一支兵马出征,灭了这群突厥狗!”

    “不可妄动!现在连他们和谁厮杀都没闹清楚,岂能糊里糊涂就发兵?你我此次前来只是为了迎接二郎,并非与人交战,胡乱动兵万一坏了国公大事,谁承担得起?”裴寂瞪了侯君集一眼,心里却也没有把握,不知自己此番决断到底是对是错。万一此时与突厥兵交战的真是二郎,自己按兵不动也是不成话。可是敌情未明,且面对的又

    是草原上大名鼎鼎的执必青狼骑,自己又哪敢大意。李家麾下的数万精兵猛将应去攻取长安不能陷在马邑与刘武周或是突厥人交锋,李家的家业也是李建成继承,并非李世民。在这等要紧关头,自己必须为李家的大业着想

    。不明就里之下,贸然惹上青狼骑,怎么看也是不智之举。

    就在他举棋不定的当口,门外忽然传来军将的声音:“九小姐不可!长史正在商议军情,你们不能进去……”

    语声急促惶恐而且越来越清晰,显然是从外面一路阻拦无效,被李嫣一路闯过来,即将来到自己的帅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裴寂的心中怒火陡升,脸色也阴沉起来。李家乃是名门世家,家里的女儿再怎么宠爱也得有个限度,不能任意妄为到了无所顾忌的地步。中军帅帐也是能随意出入的地方?何况眼下不是吃饭而是商议军情,便是在晋阳李家自己的节堂,李嫣也不敢随意乱闯,自己虽是个仁厚长辈却也是一军之主,容不得小丫头放肆

    !

    裴寂朝侯君集丢个眼色:“你且出去!”教训李嫣当然不能当着外人,更何况侯君集对李嫣那点心思自己看得出来,更是不能让他们随意见面。侯君集刚出去片刻,只见两名军将一路倒退而入,随后李嫣气势汹

    汹大步闯入帅帐之中,朝裴寂随意行个礼,喊了一声:“裴叔!”

    裴寂面色一沉正待发作,却见紧随李嫣而入的长孙音,一肚子教训的言语又都强行吞了回去。长孙音可不比李嫣,这位长孙家大小姐素有贤良淑德之名,行事更是沉稳老练。随军多日未曾与自己见过一面,更别说闯自己的帅帐。今日既然前来必有大事,再看长孙

    音的脸上乌云密布,霹雳雷霆随时可至,裴寂就更加不敢大意。他倒是不怕这位长孙家的大小姐发作,但若是自己被她抓住什么不当把柄,面上总是挂不住。只好挥手示意两名军将离开,随后微微一笑:“你们怎么来了?这军营乃是男

    子的地方,女儿家不好乱闯。若是缺了吃用之物且派人送信,叔父为你们送去就是。”

    长孙音声音冰冷:“我等前来非为自家吃用,而是向裴叔叔请教军务。裴叔叔此次出兵乃是接二郎回晋阳,可是如今大队人马顿兵于此,数日不行,不知是何缘故?”“原来是为了这个。这就是二娘有所不知了,马邑如今出了变故,刘武周火并王仁恭,马邑兵荒马乱,平阳城也易了主人。我们若是仓促行军,万一刘武周以为我们有意进

    犯马邑,势必提兵相抗。彼时厮杀不休,岂不是误了迎接二郎?我停兵于此正是为了让刘武周不敢妄动,这等兵家手段你们女儿家怎会晓得?”

    李嫣道:“裴叔把兵马扎在这里,就能让二郎回来?”“叔父自然不会在这里干等。我已经修书于刘武周,让他恭送二郎出马邑。想刘武周初得马邑立足未稳,如何敢得罪我晋阳李家?三两日间二郎必可转回,你们静待佳音就

    是。”

    长孙音摇头道:“我听说如今恶虎口已经为突厥青狼骑所据,突厥人素无道理,只怕叔父的书信吓得住刘武周,也拦不住突厥铁蹄。”裴寂一愣,随即心里暗自记恨侯君集。自己三令五申不许走漏风声,长孙音如何知晓?不问可知,必是这个猪油蒙心的腌臜厮把事情说与了李嫣!将来非收拾他不可!终究是老于世故之人,裴寂心头虽怒面上却不动声色,反倒是微微一笑:“原来二娘担心此事。这算不了什么,突厥人又怎样?他们在马邑终究是客兵,也得听刘武周指挥。

    再说他们扎兵恶虎口,也未必是和二郎为难。咱们晋阳与执必部素无冤仇,他们怎会与二郎厮杀?二娘不必担心。”长孙音摇摇头:“汉家儿郎谁又能和突厥没有冤仇?再说二郎脾性裴叔也清楚,绝不会看着这些突厥人在汉地猖獗,两方交锋是迟早之事,说不定此时两军就在厮并。今日

    我与九妹前来,就是请裴叔出兵恶虎口驱逐突厥人,迎二郎回晋阳!”

    说话间长孙音盈盈下拜,竟是跪倒于裴寂面前。李嫣先是一愣,随后也随着嫂嫂跪下,口内却是一语不发。李家九娘英风侠气,几曾开口求人?裴寂先是一愣,随后心头一阵大乱。自己虽说是李渊的朋友,心里更亲近于李建成一些,可是对李世民也没有恶感。再说自己身为叔父辈,把侄媳妇逼得下跪,传出去难

    免落个以大压小,于名声大有妨碍。可是就此出兵也是万万不能。军国大事非为儿戏,慢说两个女子,就算现在李世民跪在自己面前,自己也不能随便就答应和执必部开战。那可是突厥人,是青狼兵!万一

    交战不利突厥人杀入晋阳,这李家又如何夺取天下?

    他连忙作势虚扶,口内喝道:“起来说话!你们这是做什么?老夫与国公乃是至交,你我份属一家,何必如此?”

    李嫣闻言立刻跳将起来,又忙不迭拉起长孙音,随后对裴寂道:“裴叔答应发兵了?那就别耽搁了,立刻点人马吧!”“你这鬼丫头,叔父几时答应你出兵了?此次出兵乃是老夫为主,几时出兵老夫自有计较,便是国公在此,也不能越俎代庖。快些扶你嫂嫂回去休息,莫碍着老夫筹谋军略

    。”

    长孙音看向裴寂,目光渐渐变得冷厉:“裴叔叔,你当真不肯发兵救二郎?”

    “这叫什么话?老夫怎会不救二郎?只是恶虎口的突厥兵和二郎并无关系,哪能随便就动刀枪?打仗不是儿戏,哪能靠着猜测就动手?”李嫣面色一变,刚要说些什么,却被长孙音拦住。“九妹不可顶撞裴叔!叔父说的对,军中之事自有老人家做主,我等妇人不可过问。不过……”说到这里,长孙音一对美眸

    看向裴寂:“我和九妹的家将却不是裴叔手下的兵马,他们去哪里,总是该我们说了算吧?”

    裴寂心头一惊,隐约觉得事态可能失去控制,连忙问道:“你们要让军将做什么?”“既然裴叔叔不肯去,那我就只好带着九妹和手下家将去恶虎口走一遭,替叔父访查军情,看看突厥人到底要干什么。”